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发行人的评级可信度丧失,交易商协会加强市场选择评级报告 蒋菲

发行人,交易商,可信度,协会,选择,报告,市场时间:2021-02-06 20:59:49浏览:181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我们的记者张小迪从北京报道

债券发行登记制度出台后,债券市场迎来了一件大事。近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以下简称“交易商协会”)发布阶段性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取消注册发行强制性评级要求,明确在申报过程中,不要求企业提供信用评级报告和债务融资工具后续评级安排作为申报材料的要素。

此举标志着交易商协会在降低对外部评级的依赖方面迈出了第一步。

但市场老手在接受《中国商报》采访时表示,证监会和交易商协会的文件都是针对债券发行方的,在投资方,信用评级要求并未取消或放宽。因此,“这次交易商协会要求企业不要在发行方提供信用评级报告,不要取消评级,而是要践行市场化理念,实行‘发行管理服务’改革(即简化管理、加强监管、优化服务),逐步取消行政强制干预,这与《证券法》从审批制到登记制的理念是一致的”。

“未来,随着监管部门对评级的依赖性逐渐减弱,外部评级的取消将对投资者内部评估体系的建立提出更高的要求,也给投资者的信息获取带来一定的挑战。“共同信用相关人判断。

在报告过程中取消外部评级

这次,交易商协会通过制度安排削弱了对外部评级的依赖,这源于国内信用评级市场长期存在的“虚高”问题。2020年第四季度,信用债券市场频频发生“黑天鹅”事件,华晨集团、紫光集团、永诚煤电债务相继违约,引发信用债券市场“地震”,部分行业和地区债券大幅下跌。

根据《方案》,在申报过程中,不要求企业提供债权融资工具信用评级报告和跟踪评级安排作为申报材料的要素;在发行过程中,企业发行超短期融资券、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仍按现行要求披露信用评级报告。

关于取消注册发行强制性评级要求的分阶段计划,交易商协会表示,近年来,我国信用评级行业取得了快速发展,但也存在“重市场份额、轻评级质量”等问题,导致信用评级的风险预警和投资定价功能未能有效发挥。

为进一步规范信用评级行业发展,交易商协会组织市场成员研究弱化外部评级依存度,形成分阶段取消注册发行强制性评级要求的方案,并发布《关于:有关事项的补充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明确了债务融资工具登记过程中取消信用评级报告的要求,即在超短期融资券、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等产品的登记过程中,企业不得提供信用评级报告,以便将企业评级选择权交给市场决定。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降低对外部评级的依赖已成为国际共识."交易商协会表示,在中国人民银行的指导下,交易商协会坚持市场化理念,加强行业自律管理,完善评级机构评估体系,促进市场激励约束机制的有效发挥。

下一步,交易商协会将继续认真落实债券市场评级行业发展的政策精神。在中国人民银行的正确指导下,依托广大市场成员,进一步研究降低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中的强制性评级要求,不断加强评级行业自律管理,引导评级机构从投资者角度揭示更多风险,促进评级行业和债券市场优质健康发展。

《中国商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8月,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关于修改: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拟取消对公司债券的强制性评级要求,淡化发行人对评级的依赖。但是,到目前为止,措施还没有正式实施,经销商协会发布的阶段性方案是先行一步。

逐步取消强制性行政干预

根据联合征信的相关消息来源,评级报告不会被视为注册要求。一方面,它将向评级行业释放监管当局的监管信号,减少对评级结果的依赖,逐步放松或取消强制性评级,促进评级行业的充分竞争,这将成为未来评级行业监管的主要基调。

另一方面,发行时仍然需要披露评级报告,可以满足投资者的定价需求,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信息不对称问题。考虑到我国监管或自律机构在债券发行、交易、投资、抵押、风险计提等诸多监管制度都与信用评级结果有关,报告阶段取消外部强制性评级要求,短期内对评级行业影响不大。

该人士还表示,由于债券市场长期刚性赎回和监管部门对债券投资的评级要求,投资者判断投资标的独立风险的积极性和能力在一定程度上被削弱。随着未来监管部门对评级的依赖性逐渐减弱,取消外部评级将对投资者建立内部评级体系提出更高的要求,也给投资者获取信息带来一定的挑战。投资者需要加强内部评级以及对市场信息的研究和判断,但风险识别和评估能力的培养仍需要一段时间。另外,取消外部评级时,投资者在抵押和风险计提方面需要一个相对客观的信用标准,信用标准的制定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和实践检验。

此外,另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分析,对于评级机构来说,取消强制评级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评级行业的业务,尤其是外部认可的高等级债券可能不需要评级机构评级。2020年11月,咏梅控股公司的爆发导致市场对高档国有企业的信任崩溃。从信用风险的角度来看,即使是最好的企业和有竞争力的企业也不可能没有风险。对这种投资观点的信念是有问题的,需要打破。投资者必须理性评估风险。

此外,对于评级行业来说,取消强制评级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已经具有竞争力的评级行业的竞争。可能的后果是,大家不是为了谁的技术研发快而战,而是为了谁的转型快而战。

这位人士强调,值得注意的是,证监会和交易商协会的文件都是针对债券发行方的,真正决定债券能否成功发行的不仅是发行方,还有投资方。目前,在投资方面,信用评级要求没有取消或放松。

在此人看来,对债券评级的一些硬性要求,与债券作为固定收益产品的保值增值属性密切相关。其实在做研究的过程中,发现国外很多机构,尤其是保险机构,都会对投资产品的信用评级进行限制。这个限制的大意是投资方的投资风险是可以控制的。

因此,该人士认为,交易商协会要求企业在发行端不提供信用评级报告,不取消评级,而是践行市场化理念,实行“分销服务”改革(即“简政放权,强化监管,优化服务”),逐步取消行政强制干预,这与证券法从审批制到登记制的理念是一致的。

强制评级改革

信用评级是债券市场的一项重要的基本制度安排,关系到资本市场的整体健康发展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在2020年12月11日举行的信用评级行业发展研讨会上说。

评级机构作为债券市场的“守门人”,在防范和预警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多年来,我国信用评级行业的各种慢性病也导致了信用评级的风险预警和投资定价功能的失效。

有业内人士指出,交易商协会在取消阶段正式发布强制评级,也为评级行业敲响了警钟。"现在是评级行业考虑改革的时候了."。

东方金城技术委员会主任俞春江表示,国外主要债券市场对债券发行没有强制性要求。过去,国内监管机构对信用评级的强制性要求导致债券发行过程中,一方面培育了中国评级业成为世界第二大信用评级市场,另一方面也造成了虚假高水平、水平竞争等副作用。

联合信贷相关人士也认为:“中长期来看,随着评级结果不合理使用的取消,评级需求将从监管需求转向投资者需求,评级行业的竞争将更加市场化,推动评级行业的竞争格局。重塑,信用评级机构的竞争焦点将转向评级质量竞争和投资者服务竞争,这将有助于促进信用评级行业的优质健康发展,提高信用评级行业的整体公信力。”

在市场参与者看来,只有弱化投资者对外部评级的依赖,鼓励投资者独立判断,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评级泡沫膨胀的问题,促进评级回归揭示风险,促进市场理性风险定价。

有评级机构人士指出,评级改革不仅要从发行方改变,还要鼓励投资机构在债券合约等内部管理中采用内部评级改革。

中国的评级机构起步较晚,很多经验和方法都来自于向国外机构学习。在实践中,这也引起了业内的一些讨论。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所所长李稻葵直言,中国信用评级机构的模式借鉴了国外三大信用评级机构,但实际上,国外评级机构的一些模式是错误的,适得其反,所以国外债券市场总会出现信用危机,国内机构应该探索新的模式。

此外,一些业内资深人士表示,强制评级的取消也让从业者不得不思考如何提高评级的可信度和竞争力。据此人分析,目前国内投资者盲目崇拜国外三大评级机构,很多评级机构照搬国外的评级技术,却忘记了国内和国外评级机构的职责完全不同。

那么,新形势下,评级机构如何才能真正在市场中起到“把关人”的作用呢?

“经过数百年的磨砺,三大国外评级机构完全依靠市场来检验自己的业绩。因此,2007年次贷危机来临时,三大评级机构迅速下调评级,不仅赢得了公信力,也带来了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也为随后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作为中国的评级机构,这种方式是不可能获得信誉的,但要提前识别风险,而不是在风险来临时采取行动。”这位人士认为,各评级机构应根据中国债券市场的特点和需要承担的社会责任,不断研究和开发技术,真正做到提前识别风险,发挥“资本市场守门人”的作用。

在李稻葵看来,错误的模式是信用评级向债券发行者收费。正确的情况应该是评级机构向投资者收费,投资者花钱买信用评级。李稻葵建议评级机构在收费模式上进行创新,成为全球行业的新模板。

但是,关于评级机构由谁来决定,由谁来收费,业内众说纷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监管人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信用评级机构能够达到及时预警的效果,就必须提前进行监管。因此,在债券市场上,评级机构不应该由发行人决定,而应该由投资者决定,但评级费用应该由发行人承担,评级应该对投资者负责。

(编辑:夏新校对:阎景宁)


以上就是发行人的评级可信度丧失,交易商协会加强市场选择评级报告蒋菲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秋有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