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股票公式」深南股份十亿美元贷款退役,关联平台红岭创投164亿未付周世平和孟进破?

深南,创投,退役,平和,关联,美元,股份,平台,周世,孟进破,164时间:2021-04-17 13:55:26浏览:136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近日,上市公司深南股份有限公司(SZ:002417)回复深交所年报询证函。其中深南的回复公告提到其P2P平台将于2021年4月退役。

值得注意的是,1亿元贷款的退出,不仅是深南股份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一次失败尝试,也是深南股份在金融布局上又失去了一座城市的宣告,也是对真正掌控者周世平金融战线的一次溃败。

据了解,在2015年深南股份“披星戴帽”的时候,周世平进入深南股份,带领后者进入金融领域。曾经有传言说“红岭创投的真正控制人周世平进入深南股份,实际上是在借壳上市”。

但不可预测的是,营业额过4000亿的红岭创投,不仅没有上市,还在P2P退潮中损失惨重。目前仍有164亿元未缴;深南金融业务没有起色,再次面临转型;深南股份和红岭创投的实际控制人周世平已经消极纠结了。不仅多次违规被“点名”,最近还被限制高消费...

“商学院”记者就深南股份P2P平台的撤退、周世平的“借壳布局”、深南股份的多次转型、周世平的负面纠缠等问题向深南股份发出了采访信。截至发稿时,对方尚未回应。

无论如何,深南股份陆续被剥离金融业务,1亿贷款清算、金融租赁公司出售、商业保理、资产管理等业务也被关停调整。周世平和深南股份之间的纠葛将如何继续,还有待观察。

剥离金融:其P2P平台即将退役

6月初,上交所向深南股份发出年报查询函,专门查询深南股份在P2P平台上的十亿美元贷款..然而,目前十亿美元贷款的操作也浮出水面。

根据深南的回复公告,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亿元贷款平台停止办理新的网贷业务,停止为新客户开户。目前,益谦贷款正在积极办理现有业务的还款。随着平台上最后一笔资产于2021年4月到期,预计平台的还款将同时完成。

截至2020年5月31日,待收1亿贷款总额为4522万元,其中待收本金4224万元,待收利息166万元,待收中介服务费131万元。同时,1亿元贷款人2705家,合作贷款机构7家。

值得注意的是,1亿元贷款的退出,不仅是深南股份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一次失败尝试,也是一个宣告,自2015年红岭创投的真正控制人周世平“接手”深南股份以来,他过去五年的金融发展步伐已经“回到原点”。

当时深南股份不是“深南股份”,而是“三元达”,一家集R&D、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移动通信设备专业制造商。

2013年和2014年,三元da连续两年亏损。这时,红岭创投的实际控制人周世平“进入”三元da,成为后者的实际控制人,走上了三元da的理财之路。

一方面是持续亏损的三元da——被认为是上市公司的标准外壳;另一方面,有传言说红岭创投要争夺共同金的第一股。所以三元da一直是红岭创投当初借壳上市的“八卦对象”。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也指出,“其实这是周世平借壳上市操作,对此没有异议。”但2015年6月底,*ST三元da宣布,公司决定停止策划此次重大资产重组,原因是此次重组交易的相关行业和监管政策尚不明确。红岭创投借壳上市的传闻也按下了暂停键。

然而,在周世平的领导下,三元达的金融梦并没有结束,而是继续涉及金融业务。2018年2月,三元达更名为深南股份有限公司,一个月后,获得十亿美元贷款部署P2P。

然而,到目前为止,周世平其他金融平台都是沉默的,深南股似乎也在告别金融。2019年,在关闭和调整融资租赁、商业保理、资产管理等金融业务的基础上,深南股份P2P平台上的十亿美元贷款即将退役。

周世平被“宠坏”了,深南的主营业务在四年内改变了三次

不可否认,2015年7月底,周世平的参与深刻影响了深南股的发展,使深南股的发展方向转向了不可预测的方向。

2015年7月底,刚刚宣布完成股权转让的周世平,以三元da(即深南股份)计划募集12.8亿元人民币参与商业保理项目,实现了从传统通信设备制造商向“产业+金融”双重主业的转型。“新业主”周世平为上述商业保理项目投入巨资,认购11.52亿元。

随后,三元达(深南股份)在金融道路上越走越远,到2017年,其主营业务已经从通信业务转变为商业保理、融资租赁等业务。2018年3月,收购P2P平台,贷款1亿。

耐人寻味的是,深南股份从P2P平台获得十亿美元贷款后,其2018年财报指出,主营业务转型为大数据信息服务业,“金融租赁、商业保理、资产管理等金融业务被关停调整”。这是深南4年来第三次更换主营业务。

王超认为,深南股份收购1亿元贷款时,已经是2015年以来本轮金融自由化的尾声。从2017年开始,央行和银监会开始严格控制P2P规模,不允许自建资金池。P2P行业已经失去了动力。

“到时候,天地都一样,英雄不自由。深南股份错估形势,在行业末大推。战略失误是其崩溃的主要原因。”王超接着说道。

至于深南股在周世平领导下大张旗鼓进入金融业,短短几年内“退潮”的现象,王超表示,他不知道深南股是否应该退出整个金融业。从整体来看,P2P一直在走下坡路。其他类型的金融服务是传统的金融服务,没有太大的创新空间,相对利润也不太高。

“由于中国金融业受到严格监管,一些利润最丰厚的垂直行业尚未放开。所以互联网金融的创新业务一旦关闭,就意味着其他业务带来的收益规模不够大。”

实际控制人负纠结,相关平台红岭创投164亿未缴

深交所发布的《2019年度报告》询证函还指出,深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监事师、白雪未因重要职务获得报酬。

对此,深南股份回应称,三人均自愿放弃在公司领取相应津贴和工资,在关联公司领取工资。其中,深南股份还强调,已于2020年1月与周世平签订劳动合同,并按岗支付。

虽然回复称,周世平已于2020年与深南股份签订劳动合同并获得报酬,但王超认为,“实际控制人周世平只是一个左口袋和一个右口袋。这种说法没有实际意义。”

据了解,上述在周世平领工资的关联公司是红岭创投。根据官网数据,红岭创投运营11年,累计营业额4528.2亿元。自2019年4月公布以来,红岭创投已缴纳19.86亿元,未缴纳164.4亿元。

“深南股份和红岭创投的实际控制人是周世平。一旦红岭创投出现决胜危机,关联公司深南股份也难逃厄运。”王超说。

此外,深南股份和红岭创投的实际控制人周世平仍在消极纠结。第一,2020年5月,周世平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消费者限制令》,主要原因是涉及法定代表人公司红岭创投的合同纠纷。

第二,周世平多次非法减持深南股份,被深交所“点名批评”。2019年11月,周世平收到的监管函显示,深南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兼总经理周世平未按照相关规定在首次发售前15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股份的预披露公告,且在连续90个自然日内,集中竞价减持股份总数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存在违规行为。

时隔四个月,周世平再次因非法减持股份而受到批评。2020年3月底,深交所公开谴责周世平,称其在首次集中竞价交易中未能提前十五个交易日披露减持方案,违反了相关规定。

对此,王超认为,红岭创投不是上市公司,合同纠纷会导致周世平高消费的限制。但如果非法减持(深南股份),可能违反监管规定,甚至刑事案件。这些负面消息极大地损害了周世平的声誉,并将使其公司面临决胜的风险。在寻找救命的融资时,这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以上就是股票公式深南股份十亿美元贷款退役,关联平台红岭创投164亿未付周世平和孟进破?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秋有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