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领先的煤炭股表示,低利率对股市有一定支撑,三类股票受到外资青睐 150023

三类,利率,煤炭,外资,股市,领先,一定,股票时间:2021-03-29 17:12:00浏览:157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主权战略李:低利率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了股市。三类股有望获得外资青睐】从北方资本行业配置的变化来看,这些方向的相关行业近年来也出现了配置增加的迹象。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和国际化,消费、医药和科技领域的优质国有企业有望继续受到海外投资者的青睐。

在疫情冲击下,超低利率成为关注焦点,易跌难涨,带来久期。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名义利率进入了下行通道。金融危机后,更为发达的经济体一直维持超低利率甚至负利率,疫情的影响更增加了市场对负利率进一步普及的担忧。我们认为,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不大,但维持低利率可能是中长期难以逃脱的局面。原因是,表明长期趋势的中性利率继续下降。学者认为,人口增长和老龄化的放缓、龙头煤股技术创新不足、收入不均等因素导致经济增长放缓,同时影响企业和家庭的储蓄和投资偏好,使储蓄相对过度投资,抑制中性利率。即使从全球来看,也存在一种不平衡的结构,即新兴市场收入稳定增长后储蓄率急剧上升,发达经济体投资率持续下降。

从日本的经验来看,超低利率和负利率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正在减弱,降低了长期债券收益率,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了股市。自上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裂以来,日本实施了五轮宽松政策:1)1991年至1999年,主要降息;2)零利率,2001-2006年量化宽松;3)2009-2013年零利率、量化宽松加码;4)2013-2016年,零利率,定量和定性货币宽松;5)2016年至今负利率下的定量和定性宽松政策。随着货币政策的不断增强,日本虽然从20世纪90年代的经济衰退中复苏,但比前一时期更加疲软,容易受到冲击。在债券市场,不仅利率曲线逐渐平缓,10年期国债利率也是负的。宽松政策短期内对日本股市有利。虽然没有改变目前的主要趋势,但整体表现仍然受到流动性的支撑。

低利率环境下的资产配置在追求收益的同时保证了多元化的有效性。无论是长期趋势还是短期政策选择,我们都将在可预见的时间内继续面临低利率,直到它被打破。所以在资产配置上,海外机构认为追求相对较高的收益可以考虑:1)坚持股市,但疫情过后选择长期赢家;2)关注房地产市场的现金流;3)信贷市场相对国债获得高回报;4)疫情加速的长期主题,如数字化、产业链本地化、医疗技术、ESG等。与此同时,低利率限制了主要政府债券对冲投资组合中股权风险的能力。海外机构建议从债券品种置换、固定收益市场拓展、股权产品特色配置三个方面选择替代资产。

增长和多元化使中国市场对全球配置具有吸引力。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债券市场更具成本效益,国际指数的纳入也催化了全球配置需求。优质国内消费品、新基础设施建设、医疗、中国股市产业技术升级是海外机构中长期的主要看好方向。从北方资本产业配置的变化来看,这些方向的相关产业近年来也出现了配置增加的迹象。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和国际化,消费、医药和科技领域的优质国有企业有望继续受到海外投资者的青睐。

疫情的影响再次引起市场关注全球进入超低利率环境。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利率开始进入下行通道。到2008年金融危机时,世界主要国家已经降息以避免经济衰退,许多发达经济体已经将名义利率下调至1%以下。比如美国将基准利率保持在0附近,而欧元区和日本进入负利率时期。这也使得关于零低增长约束的讨论,世界上许多国家开始实施非常规货币政策。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全球各大央行反应迅速,进一步缓解了环境。2008年金融危机后,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利率没有大幅上升,日本和欧洲仍保持负利率。然而,当世界主要发达经济体为应对疫情而恢复接近零利率时,对超低利率正常化甚至负利率政策普遍化的关注开始增加。

负利率政策普遍化的概率低,但低利率会维持一段时间。经济重启后,如果不能顺利进入复苏,也不排除全球各大经济体会加大政策刺激力度,那么无论是美国、英国等。会不会实行负利率一直受到市场的关注。美联储鲍威尔明确否认这一想法,但在6月10日的会议上表示,正在讨论前瞻性指引和曲线利率。但是,政策选择产生的超低利率是否会再次顺利上调?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在2016年开始加息,但直到2019年才再次继续降息。所以,从金融危机后各大央行的表现来看,用货币政策刺激经济是利率易降难升的问题。即使在目前的经济复苏之后,走出低利率也可能不会一帆风顺。根据迈克尔·凯利(Michael Kiley)和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2017)的说法,零利率下限一旦出现,将持续数年。从长远来看,低利率的出现不仅是政策选择,也是自然周期的结果。

金融危机后,许多发达经济体的名义利率已经低于1%,对超低利率是否正常化的关注明显增加。除了日本自身经济增长停滞,1995年贴现率降至1%以下外,美欧等主要经济体只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将名义利率降至1%以下,并一直维持至今。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大幅下调短期利率是全球央行通过降息刺激经济的主要手段。然而,即使实施低利率甚至负利率,发达经济体在金融危机后仍然以相对温和的速度增长,保持低通胀。如果短期低利率有政策原因,发达经济体的长期利率也处于较低水平,这更能反映市场参与者对未来实际利率和通胀水平的预期。

持续下行的低利率引起了学术界和政界的关注,并对其成因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包括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Williams,2003)、全球储蓄相对过剩(Bernanke,2015)、对安全流动性资产的需求上升(Turner,2016)、资本货物相对价格下降(IMF,2014)、人口结构转型(Carvalho)其中, Summer(2014)提出的“长期停滞”的观点[1]引起了广泛的讨论,这不仅是低利率不能促进经济恢复到金融危机以来的前一个增长率的解释,也是未来低增长、低利率时期的解释。 加尼翁等人(2016)还指出,通过世代重叠模型,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和实际利率在未来几十年将保持低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2014年报告中指出,即使在中期内略有上升,全球实际利率也不太可能大幅逆转,特别是在发达经济体增长极低的情况下,实际利率可能会保持在足够低的水平。

自然利率的下降趋势是低利率在中长期仍然存在的主要原因。虽然海外投资机构和学术界仍在争论低利率是否“正常化”,但普遍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面临低利率。主要原因是中长期内实际利率随着自然利率而变化,货币政策只是短期的调整手段。雷切尔和史密斯(2015)在分析近30年来实际利率的下降时指出,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利率的共同变化表明,有一个相同的驱动力:全球中性实际利率[2]可能已经下降。近年来,研究认为经济增长放缓和储蓄投资偏好的变化是抑制其下降趋势的两个主要因素,这两种影响目前仍然存在。

人口、技术、不平等等。是导致经济增长放缓的主要原因。黑人M .(2018)据信,经济增长放缓对中性实际利率的影响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存在,这可能与人口变化有关。这与当时阿尔文·汉森关于经济增长停滞的假设是一样的。人口增长缓慢、人力资本积累缓慢、人口老龄化都会影响劳动生产率,而龙头煤炭存量会影响GDP增长。影响生产力的还有技术创新。Gordon(2014,2016)通过历史分析指出,信息通信技术带来的经济驱动力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达到顶峰,作为技术前沿的美国全要素生产率年均增长率在未来20到50年内只有1%。除了信息和通信技术,英格兰银行的雷切尔和史密斯(2015)还认为,教育停滞、不平等加剧和金融阻力也会阻碍技术前沿的进步,并预测未来十年经济增长将放缓多达1个百分点。就不平等而言,奥斯特等人(2014)指出,不平等是中长期经济增长率和持续时间的强大决定因素,不平等的增加将导致增长放缓。

储蓄和投资结构对中性实际利率的影响。在分析影响中性实际利率的因素时,储蓄和投资偏好是最常被提及的框架,其中包括人口结构、资产价格、安全资产、技术等。总的来说,当投资相对于储蓄过剩时,会对实际利率产生下行压力。费希尔(2016)明确指出,自然利率水平由企业、家庭和政府中长期的储蓄和投资决策决定。技术创新能力减弱,人口老龄化,会改变未来的预期收入,增加储蓄;同时,资本相对价格下降、贫富差距加大、对安全资产的追求也会导致投资意愿下降。从全球来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4)认为,自上世纪末以来,全球实际利率大幅下降,也有原因导致新兴市场收入稳定增长后储蓄率大幅上升,发达经济体投资率持续下降。

低利率的持续可能导致经济实力减弱、债务杠杆上升、就业、金融不稳定等问题。虽然低利率意味着更便宜的资本成本,这将促进投资,但领先的煤炭股也将在中长期带来一些问题,这将阻碍经济增长。费希尔(2016)提出了对长期低利率的担忧,认为:1)长期低利率可能表明长期经济增长黯淡,降低市场信心;2)经济可能进入流动性陷阱,在面临不利冲击时,常规货币政策失效,显得非常脆弱;3)威胁金融稳定,投资者追求收益,压缩的净息差使得部分金融机构难以建立资本缓冲。(Eggertsson,2017)以量化形式表明,低利率会通过产出持续下降、通胀低于目标以及长期约束性零利率下限导致长期经济停滞。同时,如果需要充分就业,实际平均利率需要为负。此外,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副行长维托康斯坦西奥(Vitor Constancio)在2016年低利率的影响演讲中,也提到了现金偏好的增长、主要煤炭股对储户的伤害,以及抑制创造性破坏以促进经济增长。

低利率也对政策传导有影响。由于名义利率受到零利率下限的约束,常规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会进一步降低,不可能通过降低利率来刺激经济。因此,在全球金融危机后,非常规货币政策,如量化宽松和前瞻性引导,得到了广泛应用。新冠肺炎爆发前,面对全球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也引发了关于全球主要央行将如何应对下一次危机的讨论。最后,在这场疫情中,许多国家采取了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相结合的方式。在超低利率条件下,这种政策组合未来仍可能成为主导因素,增加了政策实施的复杂性。

从历史上看,利率持续较低的国家家庭债务比例通常会上升。各国出于不同原因选择实施低利率或负利率,如瑞典和匈牙利抗击通缩,瑞士和丹麦阻止本币升值,日本阻止通缩刺激投资(戴新海等,2016)等。然而,这些国家的经验表明,当利率继续下降时,国内家庭债务通常比国内生产总值高。美国金融危机后,虽然超低利率维持了七年左右,但家庭债务杠杆不升反降的原因是危机受损后,家庭对支出持谨慎态度,更倾向于增加储蓄。然而,总体而言,自20世纪90年代利率下降以来,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一直在上升。

与债务增长速度相比,低利率对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驱动力有限。特别是日本,作为实施超低利率的先锋,近十年来一直处于低增长、低通胀的经济模式。疫情爆发后,许多国家进一步将名义利率下调至1%以下。考虑到疫情爆发前世界正处于当前经济周期的末期,发达经济体未来是否会刺激经济,最终会从长期低利率转向负利率。

社会结构老龄化、低通胀、经济动能减弱等原因使日本模式成为全球发达经济体未来潜在路线的观察点。虽然美国和中国的实际利率一直为负,但如果名义利率持续下调,甚至会为负。真的能刺激经济吗?历史上,美国在大萧条后的负利率政策起到了恢复经济的作用。Goodfriend(2000),但近几年日本、欧洲等地区都采用了负利率。就经济复苏而言,


以上就是领先的煤炭股表示,低利率对股市有一定支撑,三类股票受到外资青睐150023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秋有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