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资讯 - 正文

原年终盘点| 2020年疯狂尴尬在线教育“开高楼” 嘉实稳健混合

开高,在线教育,年终,盘点,尴尬,疯狂,楼”,2020时间:2021-03-24 15:57:05浏览:193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位(手机)

原标题:年终盘点| 2020年疯狂尴尬在线教育“开始高楼”

《中国商报》/中国商业网(记者祖爽)市场容量1亿元、潜在用户规模大的在线教育是教育培训行业的一个热点,K12(学前教育到高中教育)在线教育尤其具有竞争力。新冠肺炎爆发以来,在国内线下教育培训机构受到冲击的同时,线上教育因为承载互联网的快车,迎来了“高光”时刻。疯狂“烧钱”几乎成为今年所有玩家的标准游戏。然而,在疯狂之后,在线教育企业光鲜的表面背后隐藏着许多危机。

“融资竞争”正在升温

对于很多行业来说,被新型肺炎疫情笼罩的2020年,意味着资本寒冬的到来。然而,在严寒下,网络教育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融资竞争”变得白热化。

2020年12月29日上午,好未来(学而思母公司)宣布与银湖(银湖资本)达成33亿美元私募协议,其中23亿美元为可转换债券,10亿美元为新发行的A类普通股。事实上,从去年12月开始,在线教育机构,包括前景看好的机构,都披露了最新的融资计划或进展,具有“融资竞争”的含义。

12月7日,一家以K12为主的在线教育机构宣布,多家价值投资者已同意购买该公司新发行的股票,总额约为8.7亿美元(相当于一份56.8亿元人民币的合同)。最近,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向东表示,所有的固定收益融资已经到位。据媒体报道,网络教育品牌ape辅导获得3亿美元融资,投资方为云峰基金。这是今年ape家教第三次融资,融资总额35亿美元。

作业帮最近也完成了最新一轮融资。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12月28日,作业帮刚刚完成一轮超过16亿美元的融资,是自2015年启动A轮融资以来最大的一轮。

据统计,2020年1月至11月,网络教育行业披露融资事件89起,比去年同期的136起下降了35%,但融资总额高达近388亿元(除非另有说明,同单位也是如此),比去年同期激增257%。

互联网经济学会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中国网络教育市场数据报告(一)》也显示,从融资额来看,仅2020年上半年网络教育融资总额就高达143.4亿元,同比增长48.3%,为近五年同期最高,已超过2019年的融资总额(128.1亿元)。此外,2019年上半年融资总额为96.7亿元,同比下降9.37%;2018年上半年,融资总额106.7亿元,同比增长266.67%;2017年上半年,融资总额29.1亿元,同比增长60.77%;2016年,融资总额18.1亿元,同比下降50.68%。

成为“爆雷”的重灾区

然而,随着新冠肺炎肺炎防控形势的改善和流量逐步回归均值,网络教育行业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老牌教育机构赢得教育的“霹雳”引起了广泛关注。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全国各地的教育获奖情况频繁,主要涉及培训费退费难、办学不规范、员工拖欠工资等。2020年初新冠肺炎突然爆发肺炎,导致一批老牌线下教育机构转向线上市场。在转型过程中,获奖教育再次陷入拖欠工资丑闻。2020年4月,友盛教育创始人陈豪发表公开声明,对员工拖欠工资表示道歉,并表示将承担父母和员工的损失。

就像获奖教育一样,在K12赛道专攻一对一在线辅导的学霸君也是佼佼者。在知乎、微博、深情地等社交平台上,很多学霸君的员工、老师、家长爆料,说最近工资发不了,学费也退不了。薛八君老师排队交手机和卡号,很多班主任、老师、策划者被辞退。很多老师和家长在学霸君的微博超话里要工资和学费。知乎一个自称欺负人的员工说领导已经通知他找工作了。

其他表面光鲜亮丽的在线教育机构也有隐患。2020年4月,在线教育平台遭到卖空机构Citron的质疑。Citron在其报告中表示,从任何人那里学习小说的收入达到了70%,因此应该暂停股票交易并进行调查。受此影响,当日开盘时,股价下跌超过9%。5月1日凌晨,Citron再次发布向谁学习的简短报告,披露去年学习的注册用户有40%是虚假的。

据统计,2020年以来,灰熊、香橼、天蝎、丽水等多家机构已经卖空12次,其中香橼卖空4次,天蝎创投卖空4次,丽水和灰熊各卖空2次。

还有一个未来很好的校长教育机构。2020年4月,好未来宣布在日常内部审核过程中发现部分“员工不当行为”,怀疑问题员工与外部供应商串通,伪造合同等文件,虚报集团幼儿在线教育产品“轻班”的销售数据。截至2020财年,“轻型”业务约占总预计收入的3%-4%。

烧钱改变不了未来

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不断吸引客户,各教育机构在营销费用上投入了越来越多的资金。但是,疯狂烧钱,打营销战,能获得好的发展前景吗?

根据2020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其销售费用从去年同期的3.304亿元增加到20.558亿元。向谁解释,增长主要是因为扩大用户规模和提高品牌知名度的营销费用增加,以及销售和营销人员的工资增加。从资金渠道来看,很多资金流向搜索、信息流、短视频、社交平台等在线流量聚集场所,主要目的是为了达到目标用户,促进转型。

从2018年开始,连续八个季度向任何人学习都是盈利的。但今年第三季度净亏损高达9.3亿元,是上市后首次亏损。陈向东曾在电话会议上表示,根据第三方估计,仅在7月和8月,前10大在线教育机构的市场容量就可能超过100亿元。

美好未来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美好未来营销费用创历史新高,达到3.8亿美元,同比增长44.3%,营销费用占比达到34.5%,同比增长5.7%。好未来在电话会议上解释说,营销费用大幅增加的原因是公司为了获得更多用户而增加了品牌效应。

网络经济学会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分析师陈对《中国商报》表示,互联网公司利用资金推动平台发展、四处烧钱是一种常见手段。如果没有优秀的平台基础(对于教育平台来说,就是教学资源等。),会呈现虚假的繁荣,以后需要巨大的时间和成本来弥补。

“传统教育机构受到网络教育的冲击,运营理念缺乏转变,以及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影响,容易造成运营困难。在线平台过于注重用户获取,缺乏沉淀,可能有点脱离教育导向的理念。”他说。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原年终盘点| 2020年疯狂尴尬在线教育“开高楼”嘉实稳健混合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秋有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底部广告位(手机)